散文精选 百分网手机站

在回家的路上我的眼泪流下来散文

时间:2019-07-02 散文精选 我要投稿

  我家的院子后面是一条街,街上有一位修鞋的老人,60多岁的年纪,一脸的沧桑。一年春夏秋冬,他就在街的一角修鞋。其实,修鞋是他的主行当,除了修鞋,他还修拉链,换锅底等。

  上班的路上,经?吹剿,一副笑嘻嘻的模样,并时而听到他的唱歌声。因走得匆忙,唱的什么,我没有搞清楚。

  我是个歪脚,一双鞋子外表还好好的,鞋跟就磨得里外不一了。因此,我经常去找他换鞋跟。他的价格比较低,人家都是3块钱,他却只收2块钱。我问他:“别的摊子都是3块,你为什么少一块?”他笑笑说:“举手之劳,多几个客户不就出来了!

  随着打交道的增多,对他,我有了探秘的欲望。一次换锅底,我坐在一边和他聊天!按蟛,您是哪里人?应该是附近村子里的吧!薄澳悴麓砹,我的家离这里远着呢,有60多里路。只靠种地,日子过得紧巴巴的。我在附近村租了一间房子,把老伴也接来了,她身体不好,这样,去医院也比较方便,靠着修鞋的手艺,过得还算顺风顺水吧!彼低晁俸俚匦ζ鹄。过了一会儿,他哼起了曲子,不顾我在旁边,很享受他的自娱自乐。

  这次,虽然他吐词不是很清楚,但我听出了曲调,竟然是周杰伦的《西厢情缘》。我笑起来:“大伯,您真时尚,还是周杰伦的粉丝啊。不过,您这年龄,唱这首歌是不是有点前卫了?”“怎么,你认为我老了?老了,也是从青春年少走过的,那份情感深度是一样的。我要练好这支曲子,回家唱给老伴听。我和老伴可是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我要为她唱一辈子的情歌!彼低晁殖鹄矗

  走过西厢扑鼻一阵香

  隔壁小姐还在花中央

  鞋子忘了原来的方向

  停在十八九岁情惆怅……

  听着曲儿,我乐了,这老头,干着最底层的生计,却活得如此盎然有趣,不能不令人刮目相看。心里,自然多了一份对老人的崇敬。

  一个春日的上午,阳光明媚,我去给女儿修鞋,在鞋摊边,我发现了一位老妇人。他正一边干着手里的活,一边给老妇人唱歌呢?吹轿,只是摆手示意,让我先坐下。这次,他唱的是越剧《西厢记》中的片段:“宇无尘,银河泻影,月色横空,花荫满庭。我侧着耳朵听,蹑着脚步行。登假山我在墙角边儿等,等我那,整整齐齐,袅袅婷婷小姐莺莺!彼淙怀撇簧献终辉,却也是别有滋味。

  唱毕,他轻声问老妇人:“老宝贝,唱得怎么样,是不是和年轻时一样声情并茂?”

  我这才朝老妇人看去,她有着一张呆若木鸡的脸,口水顺着嘴角流出来,艰难地说:“好——— 听,好——— 听!

  他站起来,用一块手巾擦了擦手,又摸出另一块手巾,把老妇人的口水缓缓地擦掉。然后若无其事地告诉我:“这是我老伴,你应该叫她大娘!

  我大声地叫了句“大娘”,她呆呆地看着我,没有反应。

  “不要和她计较,她得了老年痴呆症!彼。 在回家的路上,我的眼泪下来了,因为感动于他的情歌。

凱旋門真人娱乐 威远县| 天峻县| 鄂托克前旗| 拉孜县| 沁水县| 日照市| 德格县| 高密市| 喀喇| 天镇县| 长春市| 盘山县| 绵竹市| 保靖县| 开阳县| 石嘴山市| 平和县| 贵南县| 高碑店市| 南澳县| 盐山县| 新郑市| 秦安县| 疏勒县| 来宾市| 孝感市| 金华市| 兰坪| 玉树县| 广宗县| 新兴县| 南澳县| 三门县| 沧源| 深州市| 安龙县| 开化县| 华坪县| 阳高县| 拉孜县| 莎车县| 建德市| 临武县| 探索| 合作市| 广东省| 沅江市| 绿春县| 长寿区| 延吉市| 武威市| 南宁市| 和顺县| 肥东县| 永顺县| 珠海市| 通海县| 龙口市| 琼中| 庆云县| 卢龙县| 长白| 绥阳县| 牟定县| 曲周县| 平顺县| 宁德市| 涟源市| 灌阳县| 砀山县| 长宁区| 米泉市| 长武县| 都江堰市| 尚志市| 遂平县| 盘山县| 闽侯县| 昌都县| 聂拉木县| 四川省| 栾川县| 田阳县| 仙游县| 武威市| 梅河口市| 孝义市| 平罗县| 临漳县| 海兴县| 二手房| 阳高县| 综艺| 安顺市| 涿鹿县| 兴和县| 海宁市| 贺州市| 财经| 松阳县| 武邑县| 民和| 姜堰市| 绥德县| 苍溪县| 雅安市| 棋牌| 海兴县| 佛学| 天柱县| 墨玉县| 红安县| 双牌县| 南阳市| 锦州市| 广昌县| 伊宁县| 临沂市| 嵊州市| 永济市| 大英县| 南宁市| 桑植县| 耿马| 青河县| 黔南| 克什克腾旗| 贡嘎县| 疏勒县| 平遥县| 玉环县| 泰来县| 广宗县| 宁河县| 韶关市| 嘉鱼县| 团风县|